红薯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宠夫令 > 男生亲女生屁股全身视频 - 无人机喷农药的优势
    大皇子突然恰入正题,宋瑾沉沉吸了一口气,消化了大皇子这猝不及防的谈话。

    “是。”

    唯恐大皇子再次跑偏,宋瑾立刻追问,“皇兄能告诉我,到底为什么要我偷这幅图吗?”

    大皇子面上笑容不减,“不是已经告诉你了,为了把瑾儿留在本王身边啊。”

    宋瑾......

    扶额!

    这好不容易回归主题的谈话,又要信马由缰了吗?

    大皇子瞧着宋瑾的神色,笑容愈发的浓,“瑾儿不信?为什么不信,天底下难道还有比瑾儿更值得本王留住的人吗?”

    宋瑾瞪着眼睛看大皇子,“我倒是好奇,我哪里值得殿下如此看重。”

    大皇子一字一顿笑道:“你是女主啊。”

    宋瑾那口梗在胸口的老血,几次忍不住想要喷出来。

    “如果不是你和沈樾互换了身体,本王早就杀了沈樾了,这种明明话本子里才有的故事,却偏偏就发生在眼前,你说,本王怎么舍得杀了你呢?”

    宋瑾......

    所以,她在大皇子眼里,是话本子界的活标本吗?

    “为什么偷了那幅图,就能留住我。”宋瑾已经不想就大皇子为什么要留住她而进行讨论了。

    说了就是女主。

    “你自己心里难道没有答案吗?”大皇子笑的意味深长,“那画,可不是人人都能看得到的。”

    宋瑾心头一凛,“皇兄早就知道我能看到画中人物?”

    大皇子摇头,“不确定,猜的而已,不过,巧了,本王也能看到。”

    宋瑾......

    再次被大皇子的话震愕道。

    她能看到,是因为她是先后的女儿。

    那大皇子呢?

    该不会是儿子吧!

    这个天天调戏她的,总不能是她哥哥吧。

    额......

    大皇子一副了然的样子扫了宋瑾一样,“放心,本王可舍不得自己的亲妹妹多年流落乡下。”

    宋瑾......

    我大余州是乡下?

    “那幅画可是皇后挂在她寝宫的,皇兄怎么就看到了呢?”

    大皇子用一副看白痴的表情看着宋瑾。

    “首先,当年皇后还不是皇后呢,其次,本王年幼的时候是在宫里长大的,本王没有母妃,所以,满宫的娘娘寝宫,本王随便去,再次,本王是见过先皇后的。”

    宋瑾......

    对哦,先皇后死于十六年前。

    她今年,十六,沈樾十八,沈樾上面还有三皇子二皇子,然后才是大皇子。

    “您还记得我......记得先后?”

    大皇子点头,“很是英姿飒爽,马背上的常胜将军,画功与战功齐名,可谓一代奇女。”

    常胜将军......

    宋瑾立刻就想到她看到那副画时脑子里出现的那些场景。

    所以,那场景未必是她自己幻想出来的?

    难道真的是母妃当年行军大仗的场面?

    可......

    怎么就通过一幅画传递给她了呢?

    “那画是用天山石磨粉画出来的,天山石,又称灵石,虽然生于天山,可却是被苗疆之人采用,苗疆血统最为纯正的贵族,也就是你母亲那一族,可以用灵力控制兵器,可以闻土始金观山断银,更是可以将曾经铭记于心的画面,封存于自己的画作之中。”

    顿了一下,大皇子轻轻一叹,他脸上笑容早就已经消失殆尽。

    “那画里封存的,是二十五年前那场震惊九州的黑虎岭战役,那一场战役,因为军情泄露,我方死伤将近四分之三。”

    宋瑾顿时倒吸一口冷气。

    四分之三!

    “那一场战役,先皇后险些丧命,后来虽然被救过来,但是中了一种叫做千机蛊的蛊毒,千机蛊之所以叫千机蛊,只因为毒发涉千机,但凡这世上有的毒发症状,这千机蛊毒发的时候,都能体现出来,让人生不如死,却偏偏又一时半刻死不了。”

    大皇子就这样提起了千机蛊。

    宋瑾心头狠狠一跳。

    她的身体里,就埋着这样一味恶毒至极的千机蛊。

    “当年军情泄露,直到先后暴毙,也没有查出来究竟是谁泄露了军情,先后对此,一直耿耿于怀,那些将士,她一直当他们是亲兄弟,比亲兄弟还要亲。”

    战友之情,是何等的浓烈,宋瑾虽说不能深有体会,可也久有耳闻。

    一场战役,因为有人叛国投敌,便险些全军覆没。

    作为战役的总指挥,她的母妃,心里怎么可能放得下,怎么可能不难受。

    宋瑾闭了闭眼。

    闭上眼,脑子里便是那样一场战役。

    大皇子又道:“那看到的那副画,表面是岁月静好,可先后所要表达的,却是负重前行。没有那些死去的将士用鲜血和生命铺就成的前行之路,哪里来的岁月静好。”

    宋瑾心头,狠狠一颤。

    眼底有些发涩。

    大皇子转头看宋瑾,“作为先后的女儿,你现在,最重要的任务,不是替你母亲报仇,而是替那些冤死的屈死的将士们讨债。”

    宋瑾艰涩的心头又是一惊。

    “你知道......”

    “不然呢?”

    宋瑾盯着大皇子,大皇子看着宋瑾,四目相对,各人眼底,皆是厚重的让人捉摸不透的情绪。

    一时间,屋内空气凝重。

    “为什么?”沉默许久,宋瑾率先开口。

    “你不必知道。”

    空气再次沉默下来,过了好一会儿,大皇子又道:“你只要知道,我不会害你就是。”

    宋瑾就笑,“可你之前,想要杀了沈樾。”

    “不一样。”

    “若是我报仇之人,是你最亲近的人,你也不会害我?你也会支持我?”

    大皇子当然知道宋瑾指的是谁。

    嘴角扬着一缕笑,“我只知道,数百万大军,绝大多数人,埋骨他乡。这债,不是身份就能顶替了的。”

    这笑容,酸涩的让人心头发颤。

    宋瑾有些看不明白大皇子。

    心里琢磨,难道大皇子的身份,也很特殊?

    瞧着宋瑾的眼神,大皇子没有说话。

    “那幅图,你不必交给本王,你自己留着吧。”说着,大皇子起身,抬脚离开。

    宋瑾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过了大约一炷香的功夫,王六从外面进来。

    “主子。”

    宋瑾闭了闭眼,“如何?”

    王六便道:“小的找到了当年老爷在宫里的旧友,但是他什么都不肯说,只说,老爷吩咐过,当年的事,只要老爷还在这世上一日,没有老爷的允许,他谁都不能说。”

    中文网


  

  

http://www.qxnzy.net/100_100262/3490234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qxnzy.net
红薯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qxnzy.net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