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薯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天价宝宝,买一送一 > 影后她娇软撩人txt网盘 - 一位女公关的自述
    进入办公室后,司安旭似乎就把刚刚的事给忘了,坐在椅子上,随手又拿起文件看了起来。

    秦明月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有些觉得如坐针毡,司安旭这样子显然是非常忙,他们这么贸贸然的过来,似乎不太好。

    而且刚刚看路澈铭的样子,似乎是他们给公司带来了什么不太好的影响。

    陆亦辰也觉得气氛似乎有点不太一样了,他正考虑着要不要脚底抹油的时候,秘书刚好端了三杯咖啡进来,进来之后眼睛一直往秦明月的身上瞄。

    陆亦辰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端起秘书送来的咖啡,连调戏美女的心情都没有了,认命般的坐到了沙发上,实际在等待秘书出去后,找个合适的机会脚底抹油开溜。

    司安旭似乎料到了陆亦辰想什么一般,秘书刚一出去,门一关上,他头也没抬。

    “别人是谁?”

    陆亦辰:“……”

    他就知道秋后算账的来了,他还是太嫩了,早知道就连这个门都不要进,进来了还想着能安然无恙的溜之大吉,简直就是做梦!

    “那个,那个其实真不是那样的,就是嫂子下班刚好碰上了一个朋友,然后,打了个招呼,我这不是被你们气的有些口不择言了嘛。”

    陆亦辰其实是觉得那男的似乎对秦明月有些不一样,可看秦明月坦坦荡荡的模样,应该俩人没啥关系的,这要是因为他乱猜测乱说话,导致他们夫妻俩感情不和,就真的是他的罪过了,所以干劲解释着。

    司安旭终于抬起头来了,眼神冷冷的扫了陆亦辰一眼。

    “这么说,这都是你瞎编排的?”

    呃……

    这莫名的感觉到一股危险的气息是怎么回事?

    陆亦辰忍不住摸了摸后脑勺,虽然已经是冬天,可办公室里开着暖气,温度很适中,一件单薄的衬衫都不会觉得冷,这股莫名来的冷气是怎么回事?

    “这个,这个也不能说瞎编排这么严重的字眼嘛,我就是,就是没了解清楚。”

    话赶话说到这里,陆亦辰就有些骑虎难下了,要么就真的是卖了秦明月,要么就是自己认了这错。

    可陆亦辰知道,自己这一认错,后果很严重!

    只能尽量争取给自己减轻点罪行了。

    “哦?”

    又是一个该死的单音,陆亦辰最讨厌司安旭这样了,奸诈狡猾的生意人,总是玩心理战,老是用气势去压别人。

    陆亦辰心下这么骂司安旭的时候,完全忘了,他自己也是个十足的生意人,他自己也经常跟别人玩心理战,只是每每对上司安旭,他都是秒输的那一方。

    “这么说,你是还没弄清楚事情就搬弄是非咯?”

    什么搬弄是非?

    陆亦辰算是服了司安旭了,反正他今儿个就是要给自己扣个罪名,不管他怎么说,他总能找到更重的罪名给他。

    “好吧,我的大哥,我错了,你想要我做什么就直接说吧。”

    秦明月完全不知道他们高手过招已经过了不知道多少招。

    只是听的有些云里雾里的,怎么才说了两句,陆亦辰就认输了,这不太像陆亦辰呀?

    秦明月哪里知道,陆亦辰对上司安旭,那可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陆亦辰怎么都逃不过司安旭的手掌心。

    司安旭闻言,放下手中的文件和笔,身体往后直接靠到了椅背上,一副惺忪懒散的模样,似乎在说,早这样不就完事了。

    看到司安旭露出这样的状态,陆亦辰如临大敌。

    “我说旭哥,你可不要让我太为难,怎么说我都给嫂子安排好了工作,还给她安排了特别好的师傅,业内资深策划员,能力强,人脉广,平时又不爱扯八卦,嚼是非,最重要的是,星辰这边他带出来的人,留存率达到百分之八十以上。”

    虽然刚接触一天,可秦明月也知道,赵达能力的确很强,而且他在公司不爱说话,但却总是在该提及的地方提及她,虽然不多言,但是给她的帮助的确很大。

    听到陆亦辰这么一说,她感激的看向陆亦辰,突然有点内疚自己刚刚这么对他了。

    秦明月的变化,司安旭很清楚的感受到了,他冷冷的扫了一眼陆亦辰,本来还不想太过为难他的,不过现在嘛,他突然改变了主意。

    “叶庭安要去南部,明天出发,你要是没啥事的话也可以去南部溜达溜达。”

    叶庭安要去南部?

    秦明月有些惊讶,叶庭安在市一医院做的好好的,怎么突然要跑到南部去了?

    只有陆亦辰,一听脸色就变了,哀怨的看着司安旭。

    “旭哥,不带你这样的,过河拆桥啊!”

    秦明月觉得,自己压根听不懂司安旭和陆亦辰的对话,司安旭不是让陆亦辰陪叶庭安去南部吗?为什么陆亦辰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

    难道说他们去南部,有什么重要又难办的事情?

    秦明月有些好奇,但她也知道这些事不是她该打听的,所以她一直安安静静的坐着,慢慢的品尝着咖啡。

    “我要是过河拆桥的话,你现在已经也差不多到南部了。”

    司安旭不以为然,神色依旧是淡淡的,却让陆亦辰敢怒而不敢言。

    什么叫要是过河拆桥的话,他现在就差不多到南部了。

    强迫和强迫兼自愿,有什么区别吗?

    区别就是,前者显得他特别的过河拆桥,后者还是过河拆桥,只是外人都不知道,只有他自己知道。

    他当初到底是怎么会瞎了眼了,和司安旭这样的人称兄道弟呀,真的是被他给卖了还要帮他数钱。

    陆亦辰心下腹诽,但也只能认命的点头。

    “好,明天我就和他一起过去,行了没,大佬!”

    对于陆亦辰的识相,司安旭显然非常的满意,点了点头,毫不吝啬的给了他一个赞赏的笑容,吓的陆亦辰差点一个没坐稳就跌到地上去。

    “旭哥,我去,我去,我已经说了我去,你别那样笑,怪渗人的。”

    “出息!”

    司安旭话音刚落,突然办公室的门突然被人打开,季霖急匆匆的走进来。

    “旭哥,查到了,狐狸终于露出尾巴了。”
  

  

http://www.qxnzy.net/124_124943/3651111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qxnzy.net
红薯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qxnzy.net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