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薯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大唐孽子 > gogo全球高清专业人体 - 精臣商标打印官网下载
    王富贵回到长安之后,变得更加意气风发。

    这一趟高句丽之行,算是彻底奠定了他在大唐商圈的特殊地位。

    毕竟登州那边几百个商家,都在王富贵的带领下挣的盆满钵满。

    别看这些商家基本上都是从登州挑选的,但是背后涉及的人物却是遍布大唐几乎所有的勋贵。

    毕竟,朝廷发的俸禄再丰厚,也是支撑不起一大家子的奢侈用度,各家各户都有在安排家中旁系子弟进入商界,为家族解决经济问题。

    “王掌柜,作坊城最近几期房子,卖的都不是很好。今年开始,原本一直上涨的价格,已经涨不下去了。上个月新推出来的房子,我擅自做主,在价格和年初保持一样的情况下,买一套房子还可以赠送一架普通的四轮马车,但是还是没有卖出去多少。如今压在我们手中的房子,已经有超过五百套了。”

    王富贵刚刚开心了几天,南山建工负责作坊城房屋修建的刘方,就硬着头皮过来给他添堵了。

    没办法,这边房子卖不出去,那边按照之前李宽的规划,又还在不断的建设。

    到时候积压的房屋会越来越多,而这又会导致房子的价格越来越不稳定。

    大唐人跟后世的百姓一样,买房子都是买涨不买跌。

    虽然很多在作坊城做工的匠人们看到作坊城的房子似乎住的也挺舒服的,但是真正下定决心购买的还是不多。

    反倒是大唐交易中心的那些商家,为了方便,也因为不差钱,在作坊城买了不少房子。

    “去年不是都还卖的挺不错的吗?怎么今年就卖不动了?”

    王富贵刚刚还笑眯眯的,听刘方这么一说,笑容立马就不见了。

    作坊城是李宽关注的重点,是楚王府未来两年重点支持发展的项目。

    如今才刚刚开了个头,就碰到了这种事情。

    这怎么行?

    “王掌柜,去年主要是因为大唐交易中心的火爆,才刺激了作坊城新房的售卖。再加上我们表示要在作坊城修建未来之星幼儿园、互助小学以及观狮山书院附属医馆的分馆等利好消息,所以才刺激了一下房屋的销售。

    但是整个贞观十六年,我们并没有什么新的刺激项目,甚至很多人觉得作坊城中的那些作坊,现在已经将发展重心放在了辽东,纷纷安排作坊里的匠人往辽东去修建分号。所以愿意买这里房子的人,就变少了;而这买的人一少,价格就上不去,甚至还往下跌,这就更没有人买了。”

    刘方已经发愁了好几个月,自然也是总结了一番房子卖不出去的原因。

    在他看来,作坊城的房子,跟长安城里面的各处院子比起来,并没有什么特别明显的优势。

    毕竟玻璃窗和卫生间这样的东西,长安城内的院子也是可以搞的。

    再加上作坊城的房子的售价普遍比长安城里头的都要贵,贵的还不是一星半点,这就更让人们对这里的房子嫌弃不已了。

    “可是我昨天在点都德吃饭的时候,还听到好些客人在那里讨论买房子的事情啊。怎么到了你这里就变成不好卖了呢?”

    王富贵很是疑惑的看着刘方。

    他倒不是怀疑刘方会骗他,而是刚刚从辽东回来,这几天忙着运筹的他,实在是还没有搞清楚作坊城那里到底是什么情况。

    “王掌柜,说到这个我就来气!您也是知道,我们在作坊城的房子,靠的就是造型新颖,用料特别,居住舒适来打动人家购买。但是那韦家和杜家,却是联合在长安城里收购了一大块地。这些地所在的坊,原本都是一些菜地和穷苦百姓的破烂院子。

    他们买下来之后,立马就把这些破烂院子拆除了,然后按照我们作坊城的房子模样,几乎是完全照抄的在短短两个月的时间内就推出了第一期的房子,以跟我们几乎一样的价格对外售卖。您看这房子是差不多的,价格也差不多,但是一个长安城内,一个在作坊城,用脚趾头想也知道客人们会买哪里的房子啊。”

    韦家和杜家都是长安城的土著,实力非同一般。

    虽然放在整个大唐来看,他们跟五姓七望还有一些差距,但是在关中地区,他们却是一等一的豪族。

    如今韦家和杜家联手进入房地产行业,也难怪刘方抵挡不住。

    “你的意思是说,我昨天听到那些人讨论买房子的事情,说的都是韦家和杜家的房子?”

    王富贵没有想到自己李宽长安城的这段时间,居然还发生了这种事情。

    找房子这种东西,门槛虽然有,但是除了摩天大楼那样的特别建筑,其他的房子还真不好说有多高的门槛。

    如今韦家和杜家联手在长安城里模仿南山建工大搞房地产,还真不好怎么谴谪他们。

    总不成这天下的钱,都只允许楚王府去挣?

    “是的!他们几乎将一整个坊都拆掉了,如今每个月都会推出一期新的房子出来售卖。”

    “我记得年初出征的时候都还没有这个消息,短短的半年多时间,他们的建设进度居然这么快?”

    王富贵之前也是很关系作坊城的建设,对于里面的情况也是比较熟悉的。

    现在发现韦杜两家盖的房子,速度居然比南山建工要快很多,实在是有点不可思议啊。

    “因为他们是直接把房子拆了,然后平整地面之后就开始建设,根本就没有跟我们一样大规模的修建下水道。哪怕是有,也只是象征性的在马路两旁挖了一个沟渠。这么一来,施工的量自然是少了很多,所以进度就比我们快了。听说他们两家负责这块土地建设的韦思仁还在私底下笑话我们南山建工呢。”

    刘方很是委屈的在那里解释。

    作坊城的房屋修建,都是提前完成了地下管道的施工之后,才会进行地面施工。

    很多时候,地下管道施工的时间,甚至比地面建筑花的时间还要多。

    毕竟一栋两层楼的房屋,要是修建的够快的话,一个星期就建好了。

    但是要挖大的下水道,并且用水泥和青砖铺设下水道的四周,还是比较花时间的。

    刘方等人也曾经建议是不是把下水道的规模搞得小一点,这样可以大大的减少泥土的运输量,还能加快速度、削减成本呢。

    可惜,这个建议到了李宽那里之后,直接被否决了。

    “走!跟我出去一趟,我亲自去看一看韦杜两家联手搞出来的房子,到底是什么情况。只有把对方的情况摸清楚了,才好知道怎么对付他们。”

    房屋看起来差别不大,价格也差不多,但是地段差别很大。

    这种情况下,王富贵也没有什么好的思路。

    总不能再跟人家扯什么我有好的幼儿园和小学,还有医馆在旁边吧?

    人家也有啊。

    ……

    “来,干杯!”

    五合居中,韦思仁跟杜荷碰了一杯。

    两个曾经在楚王府吃过大亏的人,如今总算是挽回一局,心中的喜悦自然是不用多说。

    “韦兄,当初我大哥还不大同意我去模仿作坊城修建房屋,生怕跟楚王府把关系搞僵了。毕竟我们家在朔州那边的棉田,还有岭南的甘蔗地,都跟楚王府息息相关。但是我分析了一下,李宽这个人,只要你堂堂正正的使用商业手法去对付他,他并不会随意迁怒于人。

    长安城中,好些人去年都眼红楚王府作坊城的房子卖的那么好,但是就是想不到去模仿。现在我们这么一搞,估计好些人都心动了。我们一不偷二不抢的,我倒是想要看看楚王府能够怎么对付我们?”

    杜荷红光满面的喝下一杯七里香,一副踌躇满志的样子。

    这些年,他的日子其实过得并不好。

    当初他提议大规模的挖局鱼塘,养殖草鱼和鲫鱼,想要搭上楚王府鲜鱼运输的顺风车,结果却是被稻田养鱼给打的落花流水。

    之后杜府又接二连三的在楚王府手中吃了大亏,搞得他差点要混不下去了。

    要不然他也不会乖乖的听自己大哥的话,跑到岭南种甘蔗去了。

    “李宽刚从高句丽凯旋归来,估计正是喜悦的时候,猛然听到作坊城的房子滞销,我也是很好奇他会有什么反应呢。这一次我们并不理亏,根本就不怕他使用官面方法来打压我们,毕竟我们韦家和杜家,也不是吃素的。昨天我还去大明宫拜见了姑母,她对我们的事业也是非常支持的。”

    “如今长孙皇后卧病在床,后宫之中的大小事务,基本上都是韦贵妃在处理。有了她的支持,李宽就更加不敢乱来了。”

    杜荷听了韦思仁的话,也很是开心。

    虽然杜家和韦家都是关中道的豪族,但是由于杜如晦去世的比较早,如今的势力其实是比不上韦家的。

    要不然杜荷首先想到这个挣钱的主意的时候,也不会去找韦家合作。

    “嗯,量他李宽不敢乱来!这事情,估计长安城里许多人都看在眼中呢。”

    “我也是这么觉得。韦兄,前几天我跟长孙冲喝酒,他流露出了想要跟我们合作开发新的地块的意思,你觉得意下如何呢?”

    杜荷想了想,还是把这个事情拿出来跟韦思仁商量了一下。

    正常来说,韦杜两家联手,已经足够摆平长安城的关系,不用担心房子的修建过程中出现什么问题。

    但是,如果自己拒绝了长孙冲,那么他肯定会考虑单干,或者再找其他人合作开发。

    那个时候,韦杜两家的项目,就要面临长孙家的竞争。

    敌我关系立马就变了。

    杜荷当初可是长孙冲身边的忠实跟班,虽然现在关系稍微疏远了一些,但是彼此怎么都还算是朋友。

    再加上长孙无忌在朝中的地位很是稳固,哪怕长孙皇后不在了,也并不表示长孙家就衰败了。

    “长孙冲?是他自己的意思,还是长孙家的意思?”

    韦思仁自然也晓得其中的利害关系,没有直接拒绝。

    长安城内的这个房产项目,已经给韦家带来超过一万贯的收益,并且可以预见的未来,这个收益还会更多。

    如果能够不跟更多的人分,自然是不分更好。

    “长孙冲是长孙家的嫡长子,听说赵国公如今已经把府上很多事情都交给他负责。所以他的这个提议,我认为可以看成是长孙家的提议。”

    杜荷对长孙府还是比较了解的,也从长孙冲的话里面听出来他不是随口的试探,而是深思熟虑之后的决定。

    如果自己拒绝了他的合作方案,长孙家必然会有其他行动。

    反正这个项目的操作手法,已经明晃晃的摆在那里。

    以长孙家在长安城的势力,完全可以摆平所有的关系,让房子顺利的进入市场。

    “如今我们最主要的竞争对手还是楚王府的作坊城,论起挣钱的本事,没有人比得过李宽。我担心到时候他们真的能够找到什么后手。眼下长孙冲既然有意进入这个市场,那就干脆有钱一起挣吧,哪怕是后面真的要跟楚王府起冲突,也算是多了一个盟友。”

    韦思仁今年已经三十多岁,早就过了斗气的年龄。

    两害相权取其轻,跟长孙家合作的好处比坏处多,那自然是选择合作了。

    “好!那我等会就去一趟长孙府,跟长孙冲先交流一下。然后我们几个再约一个时间,大家具体顶一下合作的方案。与此同时,我们也可以考虑购买新的地块了。既然要搞,那自然是要搞的大一点,要不然三家分钱,每家都拿不到多少就没有意思了。”

    杜荷看到韦思仁点头同意,也算是松了一口气。

    事实上,他愿意把这事抛出来商量,心中其实就已经算是认可了长孙冲的加入。

    ……

    “东家,这房子,我们买还是不买呢?”

    归义坊的路口,杨东亲自充当车夫,跟杨本满一起看着眼前的一片楼房。

    韦杜两家联合开发的这片地块,就是归义坊。

    作为长安城西南角的一个坊,这里可以说是长安城的平民区。

    在韦杜两家开出了不菲的拆迁费用之后,这些平民基本的都痛快的搬走了。

    至于有些不愿意搬迁的百姓,以韦杜两家的实力,自然是有的是办法来收拾你。

    大唐可没有哪个帝王或者官员说这里是法治社会,一个普通百姓,不要说韦杜两家联手,哪怕就是韦家或者杜家下面的任何一个子弟,都有无数种办法收拾你。

    实在不行,直接把你强拆了,你也无可奈何。

    所以归义坊这里的改造速度,可谓是日新月异。

    如今所有的房子都已经被拆除了,大部分的地块也已经平整完毕。

    其中一片更是已经修建好了房子,开始售卖。

    杨本满现在就站在路口看着这一片房子,思考着自己到底要不要买几套。

    “之前楚王殿下不在长安城,所以我一直都是看着作坊城和归义坊这里的变化,看看双方都有什么动作。但是局势没有明朗之前,不管是作坊城还是归义坊的房子,我都没有再买。如今楚王殿下已经回来好几天了,算算时间,下面的人应该也跟他汇报了这里的事情,我想看看他会有什么动作,然后再来判断是不是要在这里购买。”

    杨本满如今虽然声名狼藉,但是身家却是不断的变厚实。

    御史台里虽然许多同僚看不起他,实际上暗地里羡慕嫉妒他的,也一点都不少。

    特别是杨本满每天都非常骚包的乘坐着奔驰四轮马车作坊出产的顶级豪华马车前往御史台,更是让一些只能挤公共马车的御史暗恨不已。

    “可是归义坊这里的价格已经上涨了五成了,听说过几天新开盘的项目,价格还会上调一成;反观作坊城那边,价格不仅不见上涨,反而有下跌的趋势。特别是之前买的房屋,从年初到现在,价格至少下跌了三成,要不然根本就卖不出去。”

    杨东话里的意思,很显然是劝说杨本满将投资的重心转移到归义坊来。

    “你说的话,我自然是懂的!可是我就觉得奇怪了,明明归义坊的地段要比作坊城好很多,房子的质量似乎也没有什么本质的差异,顶多就是人家没有办法使用玻璃来制作窗户,但是这并不会对价格带来多大的影响才对。可为何作坊城那里,就是硬撑着价格不下调呢?哪怕是下调,其实幅度也非常有限!”

    伴随着越来越多的房子采用了玻璃窗户,玻璃的神秘感已经没有那么高。

    但是,整个大唐,仍然只有楚王府能够制作出精美的玻璃。

    其他人家虽然也在不断的研究,但是进展却是比较缓慢。

    当然了,哪怕是有谁家研究出来了,也不会傻傻的把配方弄得天下皆知,反而会迅速的跟楚王府联合起来,杜绝其他人进入这个市场。

    “谁知道楚王府的那帮人是怎么想的呢。可能只是因为楚王殿下之前出征高句丽人,没有人敢做主把价格降下来而已呢。”

    “可是楚王殿下现在已经回到长安城了!”

    “那……那或者我们就再看一看?”杨东自然是感受到了自己东家的纠结,倒也没有再继续劝说。

    “再等一个星期,如果那时候楚王府还没有任何动静,我们就全面入手归义坊的房子。”

    杨本满深呼吸一口气,艰难的做出了决定。

    作为长安城新崛起的“投资”专家,杨本满这几天是非常成功的。

    单单一个制茶作坊,就让杨家牢牢的坐稳了长安城富豪榜的百强榜。

    嗯,如果有这么一个榜单的话。

    自从去年楚王府开始大力推广作坊城的房子的时候,杨本满就感受到了买房能够挣钱这个变化。

    所以从去年开始,他陆陆续续的在作坊城购入了超过二十套房子。

    要不是他还有点搞不清楚房价上涨的逻辑,那就不是只买区区二十套了。

    眼下,他觉得就已经到了要决定在哪里买房的时候了。

    作坊城还是归义坊,还真是一个看起来很容易选择,但是又充满了困惑的选择。

    “据说明天开盘的时候,会有九七折优惠,当天一次性付清购房款项的话,还能额外享受九九折呢。如果等到一个星期以后,哪怕是还有房源,那也是别人挑选剩下的,并且也没有优惠了。除非我们等到下一期开盘,但是那个时候,归义坊的房价说不定又上涨了百分之十了呢。”

    杨东有点不理解为什么自己的东家就是下不了决心。

    在他看来,这是再容易不过的选择了。

    “哟!杨兄,你终于想通啦!”

    就在这个时候,一辆四轮马车停靠在了杨本满的马车旁边,只见贺勤劳从车窗里探出头来,跟杨本满说着话。

    “贺兄来看房?”

    杨本满倒是一点也不奇怪贺勤劳会出现在这里。

    作为御史台里面,在归义坊买了三套房子的贺勤劳,是归义坊房价上涨的忠实拥护者和得利者。

    很显然,他这一次又是准备要出手了。

    “杨兄,不是我说你,归义坊的房子更作坊城一个价格,地段却是要好那么多,你为什么不买呢?我刚开始小心翼翼的,只敢买一套,然后买两套;这一次,我准备把家中的积蓄全部拿出来,一口气买五套!”

    贺勤劳的级别虽然比杨本满高半级,但是并没有隶属关系,再加上家中的钱财远远没有杨本满多,所以双方的交往倒还算是平辈论交。

    “贺兄说的是!”

    杨本满无从反驳,心中也有点乱,说话的兴致并不高。

    “你看吧!要是这一次不买,以后肯定后悔。就御史台发的那点俸禄,一年的俸禄还不够人家房价上涨的钱呢。当然,杨兄你不差钱,不在乎俸禄不俸禄的。但是,有钱也没有必要浪费,对不对?”

    贺勤劳难得压杨本满一会,脸上充满了笑容。

    虽然哪怕是归义坊的房价翻几番,贺勤劳的身家都是比不上杨本满的。

    但是看到杨本满购买的作坊城的房子在跌价,而自己购买的归义坊则是在涨价,贺勤劳心中还是感到莫名的开心。

    “贺兄,我身体有点不适,就先回去了,改天再聊!”

    杨本满看到贺勤劳春风得意的模样,心中更加郁闷了。

    难道,这一次自己的直觉有问题?

    楚王殿下真的也有犯错的时候?

    作坊城的前途真的比不上归义坊了?

    怀着各种各样的疑问,杨本满默默的回到了府中。

    当然,让杨东继续打听各种各样的消息,这个是必须的。


  

  

http://www.qxnzy.net/127_127273/3882008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qxnzy.net
红薯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qxnzy.net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