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薯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点点星光引清风徐来 > 女朋友一摸就好多声音 - 恋夜秀场总站大厅入口
    “好啦,我知道啦,我会照顾好自己的,当然也会照顾好林点点的,放心吧。”

    林清叹了口气,却又不禁微笑,她母上真是唠叨但又可爱。

    林清住在一个C市市中心的小区里,旁边是C市的著名高中学校,按学生家长的话来说这个小区是学区房。

    也对,她的物理课代表杨曦就住这儿,有时上下学还能碰到。

    那小姑娘和她混熟了,每每在小区里见到她,就撒欢了跑过来,和林点点一个样儿。和她勾肩搭背的,直走到学校门口看到保安才收敛了些。

    她点亮刚刚黑屏的手机,现在晚上9点,她从床上爬起来,套上她的有皮卡丘贴纸的凉拖,该去厨房热杯热牛奶和看看烤箱里的面包了。

    林点点听见声音,迅速从床边爬起来,呼哧呼哧地跑到她脚边。

    哦,忘了介绍,林点点,是林清养的金毛。才两岁大,已经很大一坨了,不过也是,相当于人类的24岁了。

    一想到这里,林清就心满意足,因为林清和它差不多大,今年24岁,还有3个月就满25了。

    虽说是差不多大,她却可以自称妈咪,当然有时候疯起来还可以自称姐姐。

    她弯腰安抚了一下林点点,揉揉它的头,给它顺顺毛,等着微波炉里的热牛奶。

    今年是林清工作的第三年,算是刚刚进入正轨,有模有样了些。前两年才进入教师行业时,并没有其他人想得那么轻松。什么都要学,什么都要操心。

    不过因为她比较好胜,又是自己喜欢的事,学得快也努力,所以今年还算得心应手了些。

    她端出热牛奶,等着它稍微凉些,把烤箱里的面包端出来,做了个简单三明治,可以明早当早餐吃。

    喝完牛奶,现在9点10分。她拧开水龙头,春日还有些凉,不禁打了个寒战,快速冲完残留的奶渍,把被子放在吧台,快步走进房间里。

    她开始翻开日记本,打开手机,听着轻松的歌,开始写日记。今年已经是她坚持写日记的第七年,也不是坚持什么,只是她喜欢。

    “今夜好眠,明天加油。”

    写完日记,9点30分。她起身,走向衣柜。天气还有点凉,C市的春天与冬天几乎没有太大的区别,她经常听到学生吐槽说,C市只有夏天和冬天,她不禁微笑,以前她也喜欢和朋友吐槽。

    好在已经是晚春,所以不用穿厚重的外套,毛衣配长裙就足够了。

    她把衣服准备好,和明天要带去学校的书放在一起,以免太慌乱。

    这几年她变了很多,尤其是当老师的这两年。其实她读书时,性格冲动,跳脱,时常慌慌忙忙,丢三落四,还格外喜欢熬夜。

    现在工作可比不得学生时代,如果她前晚熬夜了第二天上课状态不好,她会很懊恼,所以这些天她在努力地养成早睡的习惯。

    她关掉衣柜,9点40分,回到床上,打开《霍乱时期的爱情》,她一页一页慢慢地翻着,刚好看到阿瑞扎找到工作,做了一个电报职员。

    有点瞌睡时,她撑着身子透过窗,已经漆黑了,黑如默。

    她用残留的理智看了眼手表,10点10分。她起身坐起来,调好闹钟,倾斜身子摸摸睡在床边的林点点。

    关掉灯,一夜好眠。

    如果说林清对时间格外敏感是因为在培养早睡的习惯,那对于徐晖来说,分秒必争就是在救人。

    林清关掉灯时,徐晖还在C市三甲医院的产科手术室里与死神抢人。

    难产,大出血,心率不断地降。

    产妇的胎盘没长好,长到了子 宫肌层里。徐晖要把产妇的胎盘从子 宫腔里剥离,就如同用力将大树连根拔起。

    才开始手术时,徐晖就明白这场手术大出血的几率极高。

    他凝视,剖腹,依次划开皮肤,脂肪层,前鞘,肌层,腹膜,子 宫浆膜层,子 宫肌层,一共七层,才能取出孩子。

    打开腹腔,他的眉拧成一团,脸绷得很紧,明显形势不容乐观。

    主任在他对面,是一直带着他的老师。

    “放心大胆地做,我在这儿呢,我辅助你。”

    这是徐晖工作的第三年,还是住院医师,不过他专业能力很突出,人又聪明努力,是年轻一批医生中最出众的。医院安排最好的医生带着他,让他慢慢地能独自做手术,积累经验。

    因为这个产妇做b超时,子 宫的问题就很明显。主任怕出意外,这台手术便陪同,辅助他一起做。

    手术室里一片寂静,却听不见他的呼吸声。他在屏气,最快的时间内冷静下来,不要影响自己的判断。

    刀进去,希望有好运。

    徐晖手进去,迅速把孩子取出来,护士接住。

    接下来,就是恶战了。

    果然大出血,瞬间3000毫升血没有了。护士赶忙跑出去,又拿了2000毫升血,1000毫升血浆。

    血根本止不住,徐晖和主任只能用手死死压子 宫下端的出血点。他手术服和白色手套上全是血,他戴着口罩,看不出表情。眼神里全是坚决,他必须全神贯注。

    不敢动,一松手,还是出血。

    发告病危书。

    助手去和家属谈,采取一切保守止血方法还没有效果的话,很有可能摘除子 宫。

    又输了1000毫升的血,仍止不住。再不拿掉子 宫,命都快没有了。

    他当机立断,现在唯一的方法就是切掉子  宫,彻底锁掉子 宫的出血点。

    主任赞同他的意见。

    助手又去和家属谈,苦口婆心。助手也是个女人,能感同身受,心疼,说着说着竟流下泪来。现在就是争分夺秒,晚一秒下决定就多一分危险,下一秒会发生什么,谁都说不准。

    家属终于同意。

    徐晖拿掉子 宫,血终于止住。

    他开始缝针,进行最后的收尾工作。

    他放下持针器,护士开始数纱布,终于结束了。

    他深呼了口气,终于放松下来,这时候专注了长时间后的疲惫才一下子袭来。

    他这样的状态没法开车,刚好他同事叶峻成才查完房,准备蹭车回家。想回家洗个澡,一身汗。

    他终于躺下,耳边又响起她的声音“这样的草莓做草莓布丁一定很漂亮。”

    他笑起来,疲惫扫去了不少。

    草莓布丁,今晚好眠,明天加油。
  

  

http://www.qxnzy.net/130_130144/3703947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qxnzy.net
红薯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qxnzy.net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