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薯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点点星光引清风徐来 > 倍力乐女用避孕套 - 口述以同学的性
    “咚咚咚……”有人在敲办公室的门。

    林清仿佛有直觉般,回头看,果然是她。昨晚林清让李一桐先回家,自己送余欣回家。一路人两人相对无言,余欣不肯说,林清就安静陪着。

    林清纠结犹豫了一晚上,今早还在思考怎么找余欣谈谈,她就来了。

    余欣眼睛红红的,有些肿,应该是昨晚哭过了。她脸色有些惨白,看起来不太好。

    她就这么站在林清身边,林清把椅子推给她,示意她坐,她没动。

    余欣咬了咬唇,狠狠闭了闭眼,似乎下了决心,终于小声地开口:“老师,我能和您说说话吗?”

    林清毫不意外,很快地点头。

    余欣却站着,又不吭声。

    C市已经立夏了,慢慢开始热起来,热得林清有些烦躁。窗外的风吹进来,窗帘“哗哗”地响。

    林清看着她眼里的犹豫,转头看了看办公室里准备课件的两三个老师。

    她终于猜到,“在这里不方便?”

    余欣这次很快地点头。

    这是早上的最后一节课,用来让学生上自习。林清让她先回教室,自己又托旁边一个空闲的女老师帮忙,让她稍微盯一下班上学生。这才走入教室,让杨曦管理一下秩序,响铃了就放学。

    “余欣,你来我办公室,我给你讲讲刚刚你问的那道题。”还是谨慎为好,那群小崽子平时可八卦。

    林清带着余欣来到操场上,坐在操场跑道边上的橡胶椅上。这些椅子平时用来体育课给学生们休息,这节课没几个班级在上体育课,椅子上空空荡荡,周围都没什么人。

    林清递了瓶果汁给余欣,等她开口。

    草坪上一群男孩子在踢足球,酣畅淋漓。操场树荫坐了一圈女孩,估计在闲着聊天,或者玩真心话大冒险。

    林清收回目光,看向余欣。余欣的脸色有些不好,在阳光下更显苍白。她脸上满满的挣扎与痛苦,还未说话就已经红了眼眶。

    “小林老师,我好像怀孕了。”

    晴天霹雳,不过如此吧。

    林清那一刻有些眩晕,也许是有些贫血吧,她眼前一团黑,看不清。她想站起来,腿软,她想说话,嗓子发不出声。

    她本以为今天余欣会和她聊情感问题,关于恋爱或者其它,她真没想到事情会是这样。

    她脑子里疯狂闪烁着余欣这段时间的种种异常:经常捂着肚子、脸色苍白、注意力不集中、有些奇怪、多次欲言又止、和那个男生。

    她第一时间反应的不是责怪,而是有些懊恼,为什么自己没有多多陪她,让她早些说出来。这些天她有多么害怕和无助啊。

    她镇静下来,久久没有说话,努力地平复心情:你是老师,你不能慌张。小姑娘肯定怕极了,不要责怪她,也不要指责她。

    冷静下来、冷静下来………

    林清轻咳一声,确保能够发声,眼前又显现出那群男孩的身影。

    林清转身看她,眼里都是心疼,“确定了吗?”,声音还是有点哑。

    余欣点点头,带着哭声,“我去药店买了验孕棒。”

    林清伸手抱了抱她,她已经想不到除了拥抱还能用什么来传递力量了。

    “我在,小林老师在这里,我会陪着你。”

    也许是林清的声音直击人心,余欣开始大哭起来,这么多天的害怕、懊悔、担忧一下子都发泄出来。

    小林老师在,我就没那么害怕了。

    林清安抚了她,看她哭得没那么厉害了。开始和年级主任打电话,请假,请一下午的假,只说她身体不舒服需要去医院。

    年级主任是个50岁左右的女人,是林清爸爸以前读师范的学妹,一直很欣赏林清的工作能力,知道她不会胡闹,确认她没什么大事,就批了。

    林清又和其它科任老师打了招呼,帮余欣请了假。

    林清带她回了家,让她在沙发上看电视休息一下,自己进了厨房简单做了卤肉饭。洗菜的时候,林清一直在想,接下来该怎么做。

    她还太年轻,纵使她如何镇静,始终是慌乱的,还很无措,这关系到一个女孩的人生啊。

    吃完饭,林清跑去药店再买了几个验孕棒,让余欣再测试一下。

    都是两条杠。这出错的概率太小了。

    林清思量再三,还是决定去房间给爸爸打了个电话。林清爸爸在教育委员会工作,她阿姨是小学老师,一辈子都在搞教育。他们的经验肯定比她多,一定会处理得更好。

    林清从房间里出来时,大概知道怎么做了。

    “我们给妈妈打个电话好不好?”林清开始和余欣谈,余欣已经16岁了,快要成年了,她应该具有自己判断和决定的能力。林清稍加引导,余欣很快同意。

    “放心,妈妈也许会打骂你,会责怪你,但一定不会害你。妈妈是很爱欣欣的。”

    说实话,余欣妈妈待余欣一直不错。每次家长会,她妈妈都会亲自来和林清解释,也时不时地了解余欣的状况。

    上次听余欣奶奶说,余欣妈妈每天都会给余欣打电话,虽然在外面打工,但是经济方面都舍不得让余欣吃苦,每月都会给余欣足够的生活费。

    林清递给余欣几张纸和笔,“老师进房间里和妈妈谈,你如果想告诉我你的故事,可以试着写在纸上。”

    林清和余欣妈妈聊了快一个小时,余欣妈妈文化程度不高,但是一个很讲道理的女人。不过,接受这个事实并不容易,余欣妈妈从难以置信到崩溃,将近哭了一个小时。

    林清也精疲力尽,这样的事情,无论放在哪个家长身上,都不会太容易。

    确定余欣妈妈情绪已经稳定下来,再三说明了不会责怪余欣,林清这才把电话递给余欣。母女俩又是一顿哭,余欣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项链,一颗一颗地往手上砸,林清看着,真是心疼。

    余欣妈妈很快坐上高铁,估计明早就能到了。

    下午,林清便带着她去医院。
  

  

http://www.qxnzy.net/130_130144/3703950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qxnzy.net
红薯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qxnzy.net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