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薯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点点星光引清风徐来 > 大班教案妈妈我爱你 - 师傅太妖孽徒弟犯上
    徐晖晃着工作椅,手里把玩着手机,眼睛却不舍得从微信页面上挪开,他在等她的消息。

    她说,她在想某个人。

    他的喉咙发紧,不可控制地紧张。

    手机振动起来,“在想你。”

    他的心脏砰砰跳,似乎要跳出来,他不敢猜心率。

    他全身瞬间绷紧,想抓住什么,却什么也抓不住,只能把手机紧握着,握得手指关节发白。他看了信息好几遍,甚至忍不住一字一句地轻读出来。

    他试着按耐心中的狂风,努力抿唇,再试一下,终归忍不住,嘴角放肆地扬起来。

    他的含羞草这次胆子大了些,主动伸出头来了。

    他望着窗外,黑漆漆的一片,在医院西侧,30公里外,是她的小区。从小区门口进去,往里直走,有一个小超市。

    在小超市的对面,是她家楼下。

    在那栋楼的11楼左侧,是她家。

    她现在,应该在和林点点玩,或者躺在床上准备睡觉吧。

    还有两天,可以短暂休息一下,可以去见她。

    这周努力加班,清明节就空出来了,就可以去见她了。

    他努力地说服自己,说服自己想飞奔去见她的心。明明不是毛头小子了,心却燥得要命。

    “滋啦……”

    有人开门了,他猜着应该是叶峻成,不太想回头。

    有一会儿没动静,他转头不经意地往门那边瞥了一眼。

    仅一眼,他就僵住,甚至连身子都没正过来,以这个别扭的姿势看着她,竟然是她。

    她的头从门边凑进来,往里面望,目光撞向他时,似乎轻呼了一口气。果然是含羞草,她脸颊绯红,碎发扒拉在她耳朵上,眼睛却亮得出奇。

    他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看,还是有些难以置信。他正想着的含羞草不在那30公里外的家里,不在床上,而在他的面前,在他休息室里,在他伸手可及之处。

    他反应过来,立马站起身,呼吸有些急促,向她招手。

    她利落地关上门,迅速跑过来,黄白色碎花裙摇曳着,她雪白的大腿若隐若现。他的眼神深了深,仔细看了看,哦,是开叉的。

    开叉的。

    他皱皱眉,想伸手把她的裙子拽好,别再晃了。

    她跑到他身边时,却硬生生刹住了脚。

    徐晖紧盯着她,看她越来越近,他的呼吸也越发沉重,仿佛她一步一步踩在他心尖上。

    他毫不犹豫地伸手把他的含羞草搂在怀里,他凑近她耳旁,“想抱就抱吧,不收费。”

    林清害羞地往他背上捶了一拳。

    女孩子的拳头小又软,跟挠痒痒一样。

    他笑得更开心了。

    林清身上的味道甜甜的,像草莓味。他闭着眼,紧紧搂住她,终于安抚了正在大闹的心脏。不要怕,她就在怀里。

    温香软玉在怀,他真是不想放手。林清挣扎着,看他睁眼,赶紧报备,“我是来送夜宵的。”

    林清撅嘴,也是来投怀送抱的。

    她从他的怀抱里跳出来,他不太满意,又把她拉回来,用手臂微微圈住她,“这样说。”

    他的桃花眼又眯起来,光彩照人,她不敢直视,摇了摇手中的保温盒和纸袋,“要不要吃点东西?”

    他这才放了她,让她坐他的椅子,另外拉了叶峻成的椅子,自己坐。

    林清打开保温盒,“这是鸡汤馄饨”,她推给他,又补充道,“没有辣椒。”

    他低笑。

    她当没听见,脸红着又把水果和草莓布丁摆在桌上,桌子小,竟摆了一桌。

    他吃饭话不多,又吃得快。没一会儿,就把馄饨吃得干干净净,连汤也喝了。

    林清扬了扬眉,不是说不饿?

    他瞄了一眼她的小表情,很是理不直气也壮,十分坦然地,又迅速消灭了一份草莓布丁。

    林清在旁看得很是开心,给喜欢的人做好吃的,再看着他吃进去,原来是这种感觉,比看吃播可好玩多了。

    他吃得差不多了,接过她递来的卫生纸,擦了擦嘴。把椅子转正,面向她,他腿微微伸直,靠在她的椅子腿上,就像把她圈在自己的领域里一样。

    林清跟着他的眼神,也望过去,明白他在开心什么,自己也跟着笑出来。

    和喜欢的人在一起,情绪是流通的,一个人笑,另一个也会跟着笑,独属于两个人的笑。

    他俯身问她,“今天怎么想着要过来?”

    她眼光落在他白大褂上,声音糯糯的,“我已经和你说过了。”

    已经说过了,他微微愣了一愣,随即桃花眼眯起来。

    在想我。

    他轻笑,“的确是说过了。”

    她的脖颈又冒出粉红色,她咬了咬唇,知道他故意笑她,过分。

    他看着含羞草又隐隐约约地准备缩回去,便识时务地收敛了,嘴角微微带笑地看向她。

    林清轻轻打量着值班室,不大,也不算小,有几个办公桌,有电脑和椅子,活动空间还算大。

    “这个工作桌是你的?”

    他点头。

    很干净的桌面,上面都是些病历,唯一私人一点的就是一个日历,还有一盆含羞草。

    她指了指含羞草,一时不知怎么开口。

    他似乎明白她想问什么,“嗯,上次和送你的那个一起买的。”

    林清正准备点头,他又不急不缓地加了一句,“是一对儿。”

    她有些气闷,今天逗她的频率太高了,高得不正常。她起身走向他,微微倾身,两手压在他椅子把手上,俯看他。

    她满意地笑起来,这下终于比他高一些了。

    她低头凑近他,看向他眼睛,一字一句,缓缓说道,“徐医生,含羞草是两性花,不分雌雄株。”

    他不会不知道。

    她叫他,总爱叫徐医生。问她为什么,她笑着摇头,不肯说。次数多了,他也不问了,慢慢地倒觉得,她每次这样喊他时,都像情话,说不出的缠绵。

    他直愣愣地看着她,眼睛微咪起来,似乎很享受。

    林清越加气闷,站直身体,自己明明一本正经,他倒好,他的表情就像他刚听到的是情话。

    徐晖轻笑,向她拱手,“受教受教。”

    她也笑起来,学着他的样子,“客气客气。”

    两人没再耽搁太久,太晚了,徐晖看着手上转个不停的时钟,太快了。

    已经10点半了,她到家估计得11点了。

    他皱起眉头,起身迅速收拾好保温盒和水果盒,放入袋子里,看向她。

    他还未开口,林清已经明白他的意思。

    这傻姑娘,大晚上跑来,还要大晚上回去。

    他心情顿时郁闷起来,他真是不放心,她一个小女孩,晚上还要开车,还要自己回家,还要坐电梯,任何一个环节他都忧心忡忡。

    “我送你到楼下。”

    “好。”

    他把盒子递给她,“注意安全,到家了一定要给我发信息,我不放心。”

    林清笑着接过来,故意逗他,“放心吧,我可是很凶的,很安全的。要记得,如果草莓布丁吃不完,可以给同事分着吃,尽量别过夜。”

    她准备转身,风吹起她的头发,风真的太大了,眼睛也吹红了。

    为何每次和他告别,她总是想流泪。

    他握住她手腕,她侧着身,怕他看出来,没有转头看他。

    良久,他也只是重复了一遍他刚刚已经说过的话语,“林清,注意安全。”

    她重重点了点头,手搭在他握着她的那只手上,轻轻捏了捏,便跑向车了。

    他看着她的车开出去,才肯收回目光,得上楼了,不能耽搁太久。

    他看着电梯里不断闪烁的数字,心里真是抱歉又内疚,明明那么喜欢她,喜欢得想把心都掏出来给她,就为了她能开心地笑,小酒窝能微微冒出来。

    那么喜欢她,却连送她回家都不行。

    倒是让人家女孩大晚上开车来医院,只能待半个小时,只是为了让他值班吃热腾腾的馄饨,看着他吃完了,又得自己开车回家。她明天还要上班,回家估计要11点了。

    徐晖望向窗外,她的车刚刚待过的地方,他狠狠揉了揉自己的脸,林清,我多想给你多一点,你要什么我都给你,命也给你。

    只是,希望你能原谅我,穿着白大褂的我不能时时刻刻陪你。

    他站在窗口抽了会儿烟,已经很久没碰了,遇见她之后,就很少碰了。

    他整理好思绪,估摸着时间,正好半小时。

    她估计到家了。

    “徐医生,你穿着白大褂,特别帅。”

    他低头笑起来,无奈地轻摇着头,心情却明媚起来,仿佛清风徐来般,吹散了聚拢的乌云,阳光得以微微照进来。
  

  

http://www.qxnzy.net/130_130144/3703952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qxnzy.net
红薯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qxnzy.net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