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薯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点点星光引清风徐来 > 小时候和奶奶一起的生活照 - 狗没把你当主人的表现
    林清打开车门时,一眼便看见车座上躺着一束红玫瑰,开得正好,大胆热烈。

    她愣了愣,脑子里的血液忽然供血不足,以至于她迟迟没有反应,在越下越大的雨幕里呆呆地站着。

    他似乎也不太着急,并没有催她,只是不动声色把伞倾向她,帮她遮住飘落的雨点,自己的白衬衫倒湿了大半。

    林清盯得眼睛发酸,又忍不住转头问他,“送给我的?”

    他笑,“当然,林小姐。”

    雨越下越大,伞都快遮不住。

    他诱哄着她,“上车吧,那是你的。”

    林清一坐上车,便把玫瑰捧到手里,眼里是不掩饰的惊喜。玫瑰很新鲜,她轻轻拨弄花瓣时,还有些许水珠轻蹦出来,不知是花店早早浇好的水,还是他买回来时雨点刚好掉落在花芯。

    她凑近轻闻了一下,果然是扑鼻的香气。玫瑰的香味很特别,不杂乱,不刺鼻,不平庸,只是淡淡地勾人。

    他刚刚没在会议室等她,应该就是趁那段时间去买了花。

    她转头对他笑,“谢谢你,我很喜欢。”

    他眼睛又不自觉地弯起来,眼神落在她身上,似乎对着她怀里的玫瑰花说“我也喜欢。”

    明明他眼神落在玫瑰上,林清的身子却莫名发烫,仿佛他在对着她告白一般。

    他看到林清微微发红的耳朵,嘴角的弧度更大了,身体也跟着颤动,似乎在强忍,在她看过来的那一瞬间,立马收回目光,开始启动车子。

    在林清重新低头拨弄花瓣时,他终于无声地笑开来。心情明媚,笑容肆意。

    可惜,徐医生没看到那个红着耳朵的女人也正低着头,灿烂地笑着。

    林清不禁感叹,果然没有女孩不爱花,也许嘴头上会说送花太不经济实惠,但收到花的时候总是最开心的。

    严格来说,这是她第一次收到玫瑰花。

    追她的人不太多,但一直有。林清的桃花是个谜,从小学到工作,每个阶段都有人追她,也不太多,就两三个。

    她自己有时候都觉得惊叹,她的五官在班上绝对不是最出色的,尤其读书的时候也不爱打扮自己,但初中的时候她的桃花达到了顶峰,初中阶段零零散散加起来有十几个人都在追她。

    她也好奇过,后来问了其中一个男生,那男生说,觉得她性格好,应该比较好追。

    她当时有些气闷,彻底断了早恋的想法。林清,多半就是班上那种不惹眼,但善良温暖,男女生的人缘都很好的那种女孩子。

    不过她一直不喜欢和不心动的人暧昧,所以她一般都毫不留情地掐掉,自然礼物,巧克力,花她都从未收过。

    后来她也喜欢给自己买花,不过更多的是百合或者向日葵。不是因为她不喜欢玫瑰,而是在她心里,买玫瑰是需要仪式感的。

    买一支百合,插在花瓶里,那是热爱生活。

    而玫瑰,是不能随意自己买给自己的。次数多了,仪式感便冲淡了。

    而如今,她等到了那个买玫瑰给她的人。玫瑰,他,都是她喜欢的,而如今他捧着玫瑰,便是她无比喜欢的。

    林清把玩着玫瑰,玩够了后才抬头看他,惊觉他的白衬衫湿了大半。

    她慌了神,立马明白应该是刚刚在给她的撑伞时弄湿的,便立马抽了纸巾递给他。

    他正开着车,并没有接。

    林清抬头看他,眼里不解。

    他笑了笑,“没事,只湿了一点点。”

    她皱眉,有些不高兴,“你感冒才刚好。”虽是不高兴,但语气软软糯糯,倒像是在撒娇,就像徐星星的尾巴扫过他手腕的感觉,酥**麻。

    他手里握着方向盘,手指一下一下地点着。

    “外面下雨,我单手开车不安全。”

    林清愣了愣,随即气急败坏地瞪了他一眼。

    他毫不掩饰,肆意地笑。

    很好,点到为止,又如同赶鸭子上架。

    她的耳廓已经红透了,如同她怀里的玫瑰。她忍不住咬唇,但还是没拒绝。

    帮喜欢的人擦身子,为什么要拒绝。

    她本意是在心里帮自己打气,却让耳朵的红蔓延到脸上,越烧越烈。

    他默默观察着她的反应,开始有点质疑自己会不会太过分。

    他正准备去接纸巾的时候,她却避开了。

    “好好开车。”

    他轻轻地笑,默默换了一条暂且红绿灯的路。

    他的胸膛和手臂湿了大半,她的手指也许有些凉,她碰上去的时候他在轻轻战栗。

    他身材真的很好。

    这是她脑子里奔腾着,最肆无忌惮的想法。

    衬衫贴身,湿透了的衬衫又有透视效果,坚硬的肌肉,流畅的线条,以及若隐若现的腹肌。

    她喜欢健身,肌肉男也看了不少,但她不太能get到那样的美。

    反而这样,恰到好处,更勾人心。

    他似乎有些紧绷,腹肌已经显出了轮廓。

    她手指擦过他左侧胸膛时,他似乎在轻轻喘息,心脏跳得很快。她正准备擦拭他脖颈上的水珠时,他忽地握住了她的手指,简直发烫。

    她吓了一跳,以为他刚刚吹了冷风,又开始发热,便准备从他手里抽出手指,摸摸他额头。

    他却握住没放,喉结滚了几圈,似乎在压抑着什么。

    她眼神里有些担心,“很难受?”

    他的手指轻轻摩擦着她的手指,顿了顿,“很难受。”

    这下好,原本是想逗她玩,自己却绕了进去。

    她的手指不太老实,始终想碰他额头。

    “林清,我没发烧。”

    他额头上已经在冒汗。

    “那你刚刚说你难受。”

    “嗯,很难受。”

    他的嗓音低沉了很多,似乎在强忍什么,微微嘶哑却撩人。

    林清的身子有些发烫,似乎明白了什么。

    车里的气氛在燃烧,在消耗着氧气,她也开始喘不过气。

    他的眼神太炽热,她装傻也装不下去了,只是盯着他不停滚动着的喉结,没好气地说“活该。”

    她抽回手指,开始望向车窗,不再理他。

    窗外的雨越下越大,夏日的雨就是这样,热情,炽烈,大胆,直接。

    她望着外面路边匆匆而过的行人,嘴角却忍不住地扬起。

    她握紧了手里的纸巾,开始无声地笑。

    难受也得受着,活该。
  

  

http://www.qxnzy.net/130_130144/3709003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qxnzy.net
红薯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qxnzy.net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