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薯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凤啼长安 > 一个男人看到你就硬了 - 黄晓明离结过几次婚
    杨怀信虽是宦官,但个性豪爽,萧晨从未当他是阉人,他也从未因萧晨身份低贱,不当他是兄弟。

    “酒也喝了,你有屁快放。”

    萧晨扬着眉毛、眯缝起眼睛,美美的啜了一口,赞到:“不掺水的酒,就是爽!兄长,我还真不是诓你,十四不白喝你的酒。”

    他斜过身子,凑到怀信耳边,悄声道:

    “昨晚我巡逻的时候,看见了一件事,就在永宁坊。永宁坊!有没有兴趣?”

    永宁坊?左军中尉马元贽,他的府邸就在永宁坊,那原是权宦李辅国的宅子,后来收归皇室,宣宗上位后,便将这座大宅子赏给了马元贽。

    杨怀信淡淡一笑,并不答话,自斟自饮了一杯。这个萧晨,长着一副不靠谱的样子,做事却最是可靠,酒也喝了,还怕他不说?

    果然,萧晨继续说到:“昨夜寅初,有一辆马车进了马府,虽然晚了点,但对于大将军来说,也是寻常事。可偏偏被我发现......”

    他得意洋洋的说:“那辆马车,车轮相距四尺,用的是宽轮,可辙痕却依然很深,我算了一下,除了铜铁金银,绝对走不出这印子。于是......我就去验证了一下。”

    “你到他府里去了?胆子可不小。”

    “害,看你说的,一个将军府而已,皇宫都未必难得住我......”

    “别吹,赶紧往下讲。”

    萧晨一字一句说到:“不出所料!拉了一车兵器,我估计,至少二百来件。”

    “说你骗酒喝不是?一个将军府,拉二百来件兵器,有什么大惊小怪......你说什么?二百来件?”

    “嗯,都是刀剑,没看到弓。”

    杨怀信展颜一笑,亲自给萧晨倒了满满一杯酒:“好!你去跟三娘说,在她店里存两坛酒,留着你慢慢喝,兄长等会一块付钱。不过......你得给我盯好了。”

    “没问题!”

    萧晨还在当值,也不敢多喝,杨怀信又要了两斤炙羊肉,塞到他手里,二人便在东市分了手。

    二百件刀剑,对于现在的马元贽来说,真不是什么大事,不过,当圣上想问罪的时候,那这个超标的配置,就成了造反的罪证。

    他看了一眼满天的星斗,心里有了主意。萧晨不止一次给他消息,这小子,这次误打误撞,给了杨怀信一条退路。

    夜色中,毗邻东市的崇仁坊,郑府的偏门被轻轻叩响。

    “见过少主人,阿砚回来了。”

    “阿砚,我正担心你,查得怎样?”郑颢放下手中的书。

    “长安城里所有新入住的胡人都查遍了,并没有您要找的人。”

    郑颢若有所思道:“如今,胡人都习惯掩饰自己出身郡望,不敢公然声称自己是胡人,你找不到,也是正常。既然不能事先铲除,那只有当天随机应变了。”

    他当然知道,大皇子正要经历他人生中的一个重要节点,前世,他就是从那一天起,彻底被圣上嫌弃。

    少主人虽这么说,阿砚还是有些惭愧,他和阿墨两人,从小陪着少主人长大,他更是跟着少主人习武多年,两人私下里算是师徒关系。

    阿砚挠挠头,又说:

    “今天,我遇见了卢府的卢旺,得了一个消息。他说,卢娘子也跟着兄长回京参加诞辰节,圣上的指婚取消了,只怕,你们的婚事......要旧事重提。”

    郑颢淡淡笑道:“不生事便罢,若是生事,只怕我也要找她‘旧事重提’。”

    卢、郑两家,皆是河南名门望族,素有来往。武宗朝起,郑氏便没有再出有分量的实权人物,郑父当然愿意用儿女姻亲,借同乡卢氏之力,确保他们的既得利益。

    郑颢从小在与士族子弟交往时,就刻意避开与卢氏的交往,等到自己成年,便向父亲表明,自己要先立业后成家,让父亲把自己与卢氏儿时,两家的口头约定,当做玩笑话,不要再提起。

    所以当万寿公主在殿上提出质疑时,郑颢吃惊不已,他首先想到的便是卢氏从中作梗。

    毕竟前世就是她,为了家族的利益,一直破坏自己与皇族的关系,为了阻止自己从洛阳赶回长安救圣上,一杯毒酒,送自己英年早逝。

    而长安城公主府里,妻子万寿公主,对此却一无所知。

    今生不招惹我便罢,若是还走老路,我绝不手软。

    现在让他有疑惑的是,因为公主拒婚,卢敏便没有匆匆嫁到王家,看这个架势,她还要进宫参加诞辰节。

    他不知道,这样的改变,会不会使所有事情发生改变?一切变得未知而不可控。

    郑颢望着窗外的星空:卢敏进宫,这可不是一个好消息。

    另一位看着这片星空的人,是坐在秋千上的李萱儿。

    今天从麟德殿回来,李萱儿去了母妃宫里,她得到一个消息,父亲把附近几个藩镇节度使都召回京城,也不知父亲有何打算。

    不过,听母妃说,以往有这样的活动,节度使基本都不会参加,最多派他们的儿子,来送送礼,走走京城的关系。

    李萱儿上次虽然出席了宫宴,可她只看见一脸酡红的长兄,衣衫凌乱的跪在西楼地上,父亲按捺着心中怒火,压下这件后宫丑闻,只将柳婕妤打入冷宫了事。

    当时,她天真的以为,事情就这么过了,却不知,他们父子之间,从此已经撕开深深裂痕,无法愈合。

    上次有没有邀请节度使进京?李萱儿实在想不起来。只凭自己和刚刚结识不久的杨怀信,能不能挽救整件事情,她心里真没底。

    十几位节度使进宫,这是个不知好坏的消息。

    李萱儿正想得出神,忽然听到一阵清越的笛声传来。那是破音之处极难吹的《凉州》。

    “木蓝,宫里今天有宴会?”

    “没有啊,这笛声不是宫中的,是从右银台门外的药圃传来的,以前,我向药圃的药女打听过,她们说,吹笛之人,是她们玉树临风的崔药师。”

    “崔药师?”

    河北士族清河崔氏,翰林医官崔璟云,李萱儿认识他,他是仅有的三位翰林医官之一,太医署主药,他也是郑颢的把兄弟。

    当年,他没少为卢敏和郑颢出力,对自己当然是一幅爱理不理的样子。

    正想着,笛声上冲至破音处,怎料他犹如游龙登顶,再轻松滑落,只在你耳朵里,留下你从未到听到过的风景。

    李萱儿让秋千停了下来,搭在臂弯上的帔子,若有所思的轻轻垂在地上:

    没想到,他笛子吹得那么好。

    毕竟是换了一世。
  

  

http://www.qxnzy.net/134_134714/3882007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qxnzy.net
红薯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qxnzy.net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