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薯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他有玫瑰 > 精致女孩必备物品100个 - 儿子娶不上媳妇
    苏玫提着一口气,连难过都来不及多想,百米冲刺的速度似一阵风,她伸出手一把抓住车门把手,随着车子行进的速度奔跑。

    高阳目睹一切,马路上时不时一辆车子疾驰而过,十分危险,他立马跳下车跟上苏玫,想要拦下她。

    驾驶座上的钟彤看到了苏玫此番行为,偷瞄一眼假寐的傅近舟,妄图揣测他此刻的想法却实在摸不透。

    脚下油门不松,嘴上询问:“她好像追上来了,你要不要......”对上男人突然睁开的眼又立即噤声。

    傅近舟视线放在窗户,不咸不淡地反问:“你希望我下去还是留在这儿。”

    钟彤心里肯定是想他留下,但不明白傅近舟这是试探亦或真的征求她的意见。

    猜忌和尊重,这两者差别很大。

    “我......”她犹豫了。

    傅近舟微阖双眸,摁了摁虎口,轻飘飘地说:“既然如此,那你就应该速度再开快一点。”

    话罢,钟彤露出抹微不可察的笑,心底疑虑烟消云散,法拉利的表盘指针也一再上移。

    忽然提升的车速,苏玫脚步几度踉跄又固执的往前迈,几乎是被拖着走。

    高阳见势头不对劲,高声厉呼:“危险,快松手。”

    苏玫完全听不进任何话,呼啸的冷风悉数灌进胸腔,她呼吸困难更急得脸通红,另一只手重重拍打着窗户边叫喊。

    “停车。”

    “快点停下来。”

    “你不可以跟她走。”

    她豆大的眼泪随风四溢。

    背后高阳心急如焚,步子更快,眼看要赶上,就在一瞬间,瘦小身姿被极快的车速拖拽坠地,双手失力垂落,惯性带着在坚硬路面几经翻滚,毫无生气的倒在路中央。

    苏玫全身像是被碾压过一般,躺在地上动弹不得,连痛苦的呻吟都哽在喉间,她尝试着侧头后仰,看着视线内一闪一闪远离的尾灯,说不清是身体更痛还是心更痛。

    这一刻,她突然觉得他真的好狠心呐。

    高阳吓得不轻,蹲在地上,看她一动不动,身上露出来的部位都是擦伤,还不知道有没有撞到别的对方,急忙道:“我送你去医院。”

    苏玫正首,望向满天繁星摇了摇头,眼泪没入发梢,挣扎着想起身,高阳伸手去扶她,裙摆翘起,露出血肉模糊的膝盖,他眉心拧成结,避过伤口,直接打横抱上了副驾。

    苏玫提不起劲,眼神有些涣散,有气无力的问:“高阳哥,你说他们两个今晚会上床吗?”

    高阳替她系安全带的手一顿,面露尴尬,摁下卡扣后道:“现在这不重要,先顾好你自己再说。”

    “我觉得不会,他以前不是这样的。”

    苏玫置若罔闻,又不自信的向他求证,“对吗?”

    “你可真是....”

    一向好脾气的高阳板着脸不再说话,他是又生气又心疼,怎么就是不死心呢?

    两人车子驶离,背后几个躲在暗处没离开的同学面面相觑,一个个满脸震惊,像是知道了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八卦的念头熊熊燃起,站在原地,窃窃私语。

    “啧啧啧,原来高岭之花是在给人当小三呐!刚才那场面是在跟正室抢男人吗?”

    “看不出来嘛,平日里一副谁都不爱的样子,私下里这么会玩噢。”

    “说实话你们没觉得那帅哥眼熟吗?”

    “哼,长得好看的你都熟。”

    “哎呀,不是的...啊...想起来了。他不就是一中那位跳级又保送名大的神级校友傅近舟吗!”

    “好像还真是欸,这太炸了!”

    “毕业了还搞这么一出,刺激啊,不行,怎么能就我们几个知道呢。”

    说着,坏笑的掏出了手机。

    *

    一路上,钟彤的车子开得很慢,她甚至都没开口问傅近舟地址,直接将他送到了云鼎壹号。

    下了车,傅近舟瞧了眼漆黑的别墅,手肘搭在车顶,漫不经意的问:“你怎么知道我住这儿?”

    钟彤自然是从傅家人口中得知,没打算隐瞒,坦白道:“傅爷爷告诉我的。”

    傅近舟扯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看来你与他们相处得不错啊。”

    傅家人彼此间关系不太好,接触下来钟彤是心有感知的,以为傅近舟是不喜欢她与他们来往密切,从容不迫的笑着解释:“还好,我每次去傅家不都是跟你一起嘛。”

    言外意,我是向着你的,私下不会有任何不妥的举措。

    听罢,傅近舟轻轻扫过一眼钟彤,忽然撂下句,“你很聪明,我很喜欢。”

    这突如其来的情话,钟彤一时懵圈,反应过来只剩满心甜蜜,嘴角笑意蔓延到整张脸上,红着脸转移话题。

    “对了,我给你准备了礼物。”

    她高兴的从车上拿出礼盒,递给走过来的男人,软声说:“这是我爸爸从庄园带回来的多年珍藏,送给你,祝贺你乔迁之喜。”

    “费心了。”傅近舟看也不看的接过,兴致缺缺的样子。

    钟彤小声问道:“......你不喜欢吗?”

    “没有。”

    傅近舟低头一瞥,随口允诺,“改天有空再登门感谢伯父。”

    一听这么说,钟彤面上浮起娇羞,想起刚才他对苏玫说的话,主动伸手挽住他手臂。

    “不用这么客气,反正马上就是一家人了。”说着,身子不断贴近,暗示意味十足。

    傅近舟置之不理,笑眼相待,不经意间甩开她的手,躬身拉开车门,手掌平翻,礼貌绅士的做出请的手势。

    “很晚了,路上小心。”

    这就赶人了?

    钟彤不明其意又不能表现得太急不可耐,委婉道:“你不请我进去坐坐?”

    傅近舟知道她真正想说什么,嘬着笑,偏头示意,“来日方长,不急这一时。”

    看着车子驶入夜色,傅近舟才进别墅往车库走,笑意荡然无存。

    口袋里的手机突然震了两下,他捏在手里翻了翻,面色刹时冷沉。

    *

    高阳的车子开得飞快,到达医院,在苏玫的抗拒下执意做了全身检查,最后从医生口中得知未伤及要害后松了口气,可表面创伤看得更心惊肉跳。

    夏天衣料单薄,苏玫身上都是被粗糙地面磨砺的擦伤,严重处可见肉甚至泛出透明的黏液,混着鲜血看着格外恐怖。

    可她眉头都不皱一下,坐在病床上仍由护士清洗消毒,挂上消炎的点滴。

    护士刚离开高阳就敲门而入,说:“手续办好了,这些天就在医院好好休养。”

    苏玫点了点头。

    这副凄惨样子实在不适合回家,一旦孙萍知道了,在国外的苏芊也会知道,苏玫不想让她担心。

    见她沉默,高阳倒了杯水放在床头,拉过椅子坐下,语重心长道:“你知不知道你今天的行为有多危险,万一被车子压到可不仅仅是这皮肉之苦,还有...”

    他斟酌了一下又道:“不要胡思乱想,改变不了的事情不要再试图拿生命开玩笑。”

    苏玫一言不发,盯着床尾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高阳起身轻轻拍了拍她的肩头,再次劝解,“你还年轻,明白吗?”

    他没有很直接的说,但意思表露明显。

    苏玫倏地抬眸,对上高阳视线,黑白分明的眸中静若止水,淡淡道:“谢谢你高阳哥,我不需要照顾,一个人在这儿就行,你回去吧。”说完,便躺下侧身背对。

    不知道她听进去没有,可这拒绝沟通的姿态让高阳头疼离去。

    苏玫绞紧手指头,留意着响动,直至听到咔嗒一道关门声,忍了一晚上的情绪才一下子崩塌,捂着嘴埋在被褥里痛哭出声。

    脑海里反复闪过高阳的话,她想,会有那一天的。

    等哪天耗尽了她对傅近舟全部的生命热情储蓄,便心甘情愿成为他的路人。

    夜深人静,苏玫紧闭双眼,泪水仍止不住的往外淌,拼命压抑的哭声钻出指缝,溜进了门外人的耳中。
  

  

http://www.qxnzy.net/134_134902/3881799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qxnzy.net
红薯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qxnzy.net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