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薯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我的青春恋爱养成手册 > 嗯嗯啊啊鸡巴好大用力哦哦 - 婚后我终于吃饱了书包
    “叮.....咚.....”残留在树叶上的雨水,缓缓从叶片上滴落。

    在四百米操场的跑道上,两个身影在并排行走着,步调不快亦不慢。

    “对于人为什么要来上学,你有什么看法吗?”沈寒凛出声问道。

    这个问题,他无论问自己多少次,似乎得出的结果都是大庭相径,所以他想趁现在这个机会,问问别人的看法。

    如果是想安静散步的话,他一个人就足够了,根本没必要再拉上谭清竹。

    两人时不时说说话的这种场景,他也曾幻想过,但一直没有实现。

    “人为什么要来上学吗?这个还真不好说。毕竟每个人都是独立的,思维自然也不会一样,我只能说我自己认为的答案,即使是这样,你也想知道吗?”谭清竹没有放慢脚步,依旧保持原速向前迈进。

    夏日的阳光照在她的脸上,让人有些看不清她到底是用什么样的表情说出的回答。

    “这样就可以了。”沈寒凛回道。

    是的,这样就已经足够了,因为他问的这个问题,其实本就没有什么正确的答案。

    有的不过是每个人在经过自己思考后得出的答案。

    所以无论是怎样的答案,他都可以接受。

    “我个人认为,人并不是生来就要去学校的,一开始去学校是为了学习更多的知识,让我们初步的认识到这个社会。”

    “学校应该也能算是社会的一种体现吧,只不过没有现实社会里面的那么残酷,而且我们在学校的这个小型社会里,只需要将学生的本职工作,也就是学习做好,大概就行了吧?”

    之所以说大概,是因为还有很多方面,比如人际关系什么的,这些她不想去做,所以也就没必要提出来了。

    自己都没做好的事情,还有什么必要提出来?

    “还有就是在学校能够让自己成长,使自己进步这么一回事吧。”

    是啊,无论是发生了好的事情,亦或是不好的事情,这些都能促使我们做出选择。

    而我们做出的每一个选择,都是一次成长的经历。

    沈寒凛点点头,对谭清竹的答案有些认可,毕竟这本就是没有规定答案的问题,只要回答的稍微有些道理便可以了。

    “那么你是为了什么来学校的呢?”沈寒凛再一次问向谭清竹。

    独行侠是很少有机会向别人提问的,所以在这种难得的机会下,能多问些就尽量多问些吧。

    不过,他问的问题一般都是很笼统的,且都是没有规定正确答案的问题。

    因为一旦规定了正确答案的问题,那便失去了提问的意义,因为无论你再怎么去辩论,答案也只会是这个,而且这种已经规定好答案的问题,着实也是没有什么向别人提问的必要。

    毕竟他自己也不是什么小孩子了,已经规定好答案的问题,他也不会像其他人一般,几个人围在一起去讨论,该如何得出正确答案。

    这种已经规定好答案的问题,就是应该不依靠任何人,自己独立去做,然后在得出正确结果时,才会有那种乘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的感觉。

    虽然用这句诗来形容不是那么恰当,但是气势到了也就足够了。

    这么想着,沈寒凛突然笑了起来。

    “你怎么了?”谭清竹有些不明所以的问道。

    因为沈寒凛莫名其妙的发笑,令她觉得有些奇怪。

    “没什么,不过是想到一些事情,所以控制不住笑了起来而已,你还是回答我刚刚的那个问题吧。”沈寒凛摆摆手,示意自己没什么。

    他还真是一个怪人啊,在大多数人都认为搞笑的笑话面前,他却觉得很平淡,感觉这些并没有什么可以让他们捧腹大笑的理由。

    但他有时却会因为一些别人觉得没什么的地方,而觉得搞笑。

    “我来学校并不是为了什么,只是想走一遍大家都会去走的一趟路罢了。”谭清竹淡淡的回应。

    “意思就是,你会选择继续升学吗?”沈寒凛问道。

    “是的。”谭清竹没有思考,就直接回答。

    她虽然不知道别人是怎么想的,但她认为,作为一个人,如果不先将小学,初中,高中,大学这些正常人都应该经历的学年段都经历一遍的话,这样的人生是不完整的。

    至于幼儿园,她没有上过,也没感觉有必要去上,自然而然就忽略了。

    如果说大学之上的研究生,博士,她有没有兴趣去读的话,那么她现在的回答肯定是没有的。

    因为那已经不是正常人的人生应该经历的事情了。

    无论是研究生,还是博士后,这些都是那些很优秀的人才有机会去研读的。

    既然不是正常人应该经历的人生,那么她也不想多费功夫去读研究生,亦或是博士后了。

    毕竟她自己也只是个普通人罢了,没有那么远大的志向。

    或许有人会说,她实在是太狂妄了吧?

    一个初中生,居然就想这些大学毕业生们才会去考虑的事情。

    如果只是想也就罢了,却还是将自己放在了想上就可以上的位置。

    别人觉得她狂妄,那是因为他们自己在一开始就已经将自己放在了低微的位置上。

    然后别人一旦说出他们认为自己不可能达到的成就时,就会觉得他人是在痴人说梦,狂妄自大。

    但是谭清竹却不这么认为。

    每个人生下来,都是第一次做人,或许先天条件不一,但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的想法。

    她有着足够的自信,可以说出她不比任何人差,所以别人能做到的事情,她也能做到。

    只是自己有没有这个想法而已。

    现在的她没有朋友,升入高中之后估计也不会有,那么只不过是在高中时再将自己初中的生活再重来一遍罢了,然后到了大学,也不过是将初中和高中的生活再继续重来一遍。

    在别人与朋友聚会游玩时,都在读书学习的她,会比其他人差?

    她觉得这有点不可能,再有就是,虽然她没有歧视其他人的想法,但她的的确确是要比很多人的智商要高的多。

    “继续升学吗?”沈寒凛将这句话在内心里重复了好几遍。

    “可以告诉我,你选择继续升学的理由吗?”沈寒凛再一次向她问出了让自己疑惑的问题。

    他觉得她的答案,一定就是自己一直求而不得的东西,也是一直让他迷惑的事情,那个他无论思考多少次,重复询问自己多少次,都觉得去不去学校都是没多大关系的答案。

    但是这个答案太模棱两可了,这种答案不是他想要的,所以他想从外界获取答案。

    “因为。”说到这里谭清竹略微停顿了一下,随后抬起头,看向艳阳高照的天空,继续开口道:“因为我不想让我的人生变得不完整啊。”

    在这一刻,笼罩在阳光下的她与他宛若身处两个世界一般,明明两人之间的距离不过相隔一两步,甚至还是并肩同行,但却让他生出了那种即使是伸出双手,也触碰不到她的那种遥不可及的感觉。

    这......

    这是他最讨厌的感觉,他......

    她的回答,仿佛将一直束缚住他的枷锁给打开了,让他找到了重获自由时的快乐。

    “因为不想让自己的人生变得不完整吗。”沈寒凛先是将她的回答重复了一次,然后开始不吝赞美言词的认同她的回答:“真是很美好,很贴切的回答啊。”

    “今天他还真是奇怪啊!先是不明所以的自笑,又是因为一个很正常的回答大肆夸奖。”沈寒凛全然不知自己的行为已经被谭清竹认为奇怪,依旧沉浸在喜悦当中。

    谭清竹之所以无法理解自己的举动,或许是因为她对于这最后的那个问题从来就没有迷惑过的原因吧?

    如果她也迷惑于这最后的问题,且一直是百思不得其解的话,或许就能感受到这种被一个问题困扰了很久,然后在某一天突然找寻到了答案时的喜悦了吧?

    但这是不可能的,如果她也被迷惑住了,那么他也就得不到理想的答案,更无法拥有此时的这种激动且喜悦的心情了。

    “咦!她已经将那个手表给戴上了啊。”在沈寒凛无意间打量她时,突然发现了她戴在手上的白色手表。

    还真是奇怪啊,为什么看男生戴手表和看女生戴手表时的感觉会完全不一样?

    而且明明还是那个手表,却因为被人戴上去,然后给人的感觉也变得有些不同了。

    谭清竹似乎发现了他注视在自己手上的目光,一抹殷红悄然爬上双颊,少有的慌张道:“这.......这是......这是因为。”

    额....因为什么?

    为什么一向灵敏的大脑,在这时候却卡壳了?

    脑海里仿佛一片空白。

    终于,她想出了一个好的回答?

    “这是因为放在家里也是将它的价值给埋没掉,所以我才将它佩戴起来的。”

    这次却是沈寒凛感到有些疑惑了,因为他不知道谭清竹为什么会突然变得这么慌张,而且还急切于解释。

    而那个解释,似乎好像还有些怪怪的。

    再说了,那个手表本就是送给她的,她想要怎么处置本就是她的自由,为什么要和他解释?
  

  

http://www.qxnzy.net/137_137175/4069914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qxnzy.net
红薯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qxnzy.net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