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薯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在修仙界努力崩剧情 > 打了一顿女朋友 - 抽插老师屁眼,
    “你在阵中,阵便是你,你便是阵。”

    “阵法之变化当如臂使指,一座死阵要来何用!”

    “招式与阵法当互为依托,你此番以斗术为主,难道辛苦布阵只是为了做个花哨的摆设么!”

    “对阵之时,可是妄想用这些华而不实的东西吓退敌手!”

    自从到了修堂,九泽每天面对的就是四岁主严厉的教导和无时不在的批评。

    这位四岁主与柔兆不同,每天辰时开始,到夜里子时结束,每天修习布阵、解阵、变阵、斗技、术法,安排得明明白白,而九泽在学习这些时,这位四岁主都会守在一旁,九泽的课业被盯得很紧。

    这种起早贪黑沉迷功课的生活,九泽已经坚持了一年。

    现阶段,九泽正在努力完成四岁主交给自己的任务——将阵法和斗技融合起来,要达到起手变天地的,招招覆乾坤的境界。

    听起来很酷,可执行起来却很难。

    四岁主给了九泽这样一个目标,却并没有教给九泽具体的融合方法,所有融合中需要掌握的要点和方法,都需要九泽自己一遍遍探寻和摸索,再根据四岁主说出的不足,一遍一遍加以改进。

    可是事实上,在九泽看来,四岁主指出的那些不足,也并无具体之处,倒像是将那个终极目标大而化之,拆成了一个个她努努力能够到的小目标。

    第一个小目标:阵人合一。

    没攻略?没方法?

    没关系,四岁主说过,阵术一道,一分资、一分勤、八分悟。

    多翻翻典籍,多多琢磨,她总能参详出来。

    九泽这么想着,回首看了看离她不远的那座书架,倒吸了一口凉气。

    那与其说是书架,倒不如说是一面书墙,还都是纸质的。九泽仰头,看着这座高达二十米的建筑,又瞟了眼与墙同宽同高的书架……心尖颤了颤。

    九泽很想找找看有没有什么术法,能让她在触碰到那些书籍的一瞬间就记住其中的所有知识。

    既高效又便捷。

    所以为什么太元宫不用玉简?

    九泽再一次在心里呐喊。

    其实要说以九泽在柔兆那边锻炼出来的良好学习态度和学习能力,要看完这一面墙也不是神大不了的事。真正让九泽头大的书,这面书墙之后,是一座书库。

    而九泽的课业之一,便是在三年内学完书库中所有的藏书,并且融会贯通。

    “本座的一身本事,都在这些书中,所有不解之处,尽可在此间找到答案。你若能融会贯通,便可离开修堂。”

    四岁主将九泽领到这座书库里时,便如此交代过。

    一年以来,九泽也早就习惯一有问题就钻到书库里翻找答案的生活。

    连着七天,九泽被骂的心肝发颤,于是又一溜烟跑到书库中,开始翻找线索。

    “人阵合一……”

    九泽喃喃,她听过天人合一,人器合一,可是人阵合一……“

    九泽用上了神识,快速的翻找着。

    人阵合一,便是要让人与阵心意相通,可,心意相通……

    每一个阵法的核心其实是阵眼,一个阵法的阵眼才是这个阵的命门,总不能让人去做那阵眼,若真那般,怕是再难从那阵法中脱身。

    九泽眉头微皱,让她去做阵眼是不可能的,但,若是将阵眼……炼化呢?

    九泽越想越觉得可行。阵眼便等同于阵法的控制器,只要控制器的控制权在她手中,那人阵合一就不难!

    炼化阵眼……九泽压下心中的兴奋,精神头高涨吗,方才的一点疲惫一扫而空,转身便开始在偌大书库中收集各种炼化阵眼的法门。

    只要炼化的速度够快,就能在布好阵法的一瞬间将阵眼炼化,收归己用。打定了主意,九泽就按照书上说的各类炼化手法开始尝试。

    一开始总是炸阵。

    但是九泽并不灰心,不过就是成功路上的母爱多了一点,问题不大。

    往后的日子里,九泽也不记得自己失败了多少次,只记得有一天,四岁主沉默着给这间屋子的所有地方都加上了防御。

    从那以后,九泽一旦炼化失败就会自动触发防御,那些被毁的阵法再也没有炸过。

    不过就算这样,四岁主依旧没有出声指点,九泽也没有多问,只是一复一日的在典籍的海洋里徜徉,在一个个阵法中实验。

    三个月后,九泽终于炼化成功了第一个阵法的阵眼。感受到阵法与自己之间产生的微妙联系,一时间既新奇又欢喜。

    “太慢了。”四岁主声音听着十分生硬,还是一贯的不带感情。只那已经干瘪的双唇忍不住向上敲了敲,又在九泽看过去时拉了下来。

    九泽朝四岁主行了一礼,道:“多谢前辈指点。”

    说罢,便又开始了炼化阵眼的练习。既然成功了,那接下来要考虑的就是炼化速度。

    方法已经掌握,至于速度,也不过是多练几遍的事。九泽半点都不担心,一心沉浸在练习中。

    就在九泽专心练习阵眼炼化的时候,身后突然一道微风,那风似乎很轻柔却让九泽瞬间汗毛倒竖!有危险!

    多年在战场上的磨练,又加上神识上的不断修习,九泽对危险的感知十分敏锐,几乎是感应到那股柔风的瞬间便立即向一旁躲开,同时回身操控着先前已经炼化好的几个阵法一起朝着风动的地方回攻过去。

    回身的一瞬间,九泽便看清了那柔风其实是一道看上去十分柔缓的攻击。而那攻击来自谁不需要怀疑。

    九泽看向四岁主。

    榆次同时,阵法与那攻击撞上,发出一声巨响,那些刚刚被炼化好的阵炸了。这一次这满屋的防御都没拦住。

    九泽已经退到了十步开外,四岁主却只是看着,神色都没有半分变化。

    九泽深吸一口气,朝着四岁主行了一礼:“前辈何意?”

    “此招不过弹指。”四岁主的声音平平淡淡。

    九泽:“可我若没躲过呢?”

    四岁主没开口,只是轻飘飘的瞥了九泽一眼。

    于是九泽明白了,若是连人家弹指之力都躲不过,那边不配在这修堂修习。

    九泽有些气闷,可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见那几乎要融入对面光影中的四岁主于一片模糊中开口:“本座要教你的,只有一个‘杀’字。”

    心中那股气突然就泄了,看着四岁主方才站过的地方,九泽沉默。

    这话是她第二次听到了。

    杀。


  

  

http://www.qxnzy.net/92_92109/3695718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qxnzy.net
红薯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qxnzy.net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